预约登记 在线留言 返回顶部

失智长辈,是我眼中最可爱的人

椿萱故事     2018/10/31     1154

  "你别忙了,别洗了,待会洗吧,咱们走吧,走出去吧”,一位失智中后期的长辈拍着手看着忙活着的我说道。

  “婆婆,马上就洗完了,现在不洗的话,一会儿就洗不掉了,你稍微等会儿我好不好呀?”我用撒娇的语气跟婆婆说道。

  “好,你慢慢洗,我等你”。婆婆摸着我的头会心一笑,在卫生间踱步等着我。这对于刚步入椿萱茂进入实习期的我已经习以为常。婆婆姓陆,曾经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喜欢被称为陆教授,育有一儿两女,儿子一直陪伴左右,两个女儿常年在国外,逢年过节便会回来与婆婆团聚。婆婆很喜欢儿子,_提到儿子便会眉开眼笑的。她退休后一直被称为婆婆,所以我们也唤她婆婆。

  当婆婆刚入住椿萱茂的时候,正处于失智中期阶段,情绪暴躁,伴有暴力行为,因此增加了护理难度,在我们进行日常护理的时候难免会受到暴力攻击。但是对于这样的情况,作为生活助理的我们是理解她的,我们知道这是婆婆在保护自己。虽然婆婆的言语表达并不清晰,但经过将近一个月的努力,在日常的接触与护理中婆婆与我们逐渐建立了信任感,对我们也没有那么小心翼翼和紧张了。

  入住以来,婆婆的身上发生着一点一滴却又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最初的三餐饮食都在房间里吃,变成现在的走出房间与其他长辈一起用餐;

  从最初的拒绝洗澡,变成现在在快乐的歌声中愉快的结束洗浴;

  从最初的暴力行为,现在变得绽放笑容、关爱他人。

  这些变化是与我们的护理和相互信任是分不开的。

  所以,当我听到“你别忙了,别洗了,待会洗吧,咱们走吧,走出去吧”的那一瞬间,心里_阵酸楚,感动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知道,这是婆婆在关心体贴我,她终于接纳并认可了我们和椿萱茂。

  失智长辈是_群特殊的老人,但是我们永远也不要低估他们会带给我们的震撼。在我眼中他们是最可爱的人,或许到最后他们会忘了自己是谁,但是你要相信,他们永远不会忘记如何去爱一个人。

  生活助理•小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