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登记 旅居报名
旅居报名
在线留言 返回顶部

那些在养老机构一住就是五年以上的老人,现在过得怎么样?

椿萱故事     2021/02/20     2159

春节本是和家人团圆的日子,但这两年越来越多的老人却选择在养老机构里过春节。

今年自是有疫情的原因,但即便没有疫情,这个趋势也越来越明显。背后的原因是老人们在机构住出了家的感情。即便回到自己家,有时候反而不自在起来。

其实,孝顺是个技术活。儿女们照顾不过来的,机构给弥补上。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份独特的情感。

特别感谢特约撰稿人:椿萱茂(北京亦庄)老年公寓吴志高爷爷——这个年,我们一起走进老人们的世界,亲耳听他们讲讲那些不为人知的情感和故事。



PART 01

这里比小家还周到的照顾

-主讲-

刘瑾奶奶

椿萱住龄:5年


我在椿萱茂(北京亦庄)老年公寓生活了5年多了。身边没有亲人,年过花甲的女儿为了陪伴我,不得不得丢下国外的家,来北京边工作边照顾我。



经历了从封闭到宽松的一年多时间,我的身体逐渐康复,决定让她返回国外同亲人团聚。

从此,亦庄就剩下我只身一人了。院长淑娜和员工们就成了我的亲人,事事处处都得依靠他们的帮助。而孩子们也把我当家人一样的照顾,有求必应,从来不怕麻烦。

女儿临走前,淑娜院长说:让她回去吧,你今后的一切公寓给包办了。还特意安慰我女儿让她放心,有什么事尽管提岀来,公寓会全力协助。



于是女儿便开始为我置办各种生活用品,甚至包括室内外的美化布置。连许多绿植花草都搬到了我的房间和走廊。

那些天,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女儿替我购置的东西,大包小裹天天不断,员工们便一件件地帮我搬送,有的我不满意便反复退换,不但要搭上时间,还时不时代我付款,直到我满意为止。



在亦庄,上到院长、各部门主管,下到年轻的实习生,对我们这些儿女不在身边的老人格外关心,有事没事都会主动到我房间里来问长问短,让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PART 02

最难忘的四世同堂生日会

-讲述-

大韩爷爷

椿萱住龄:6年


元旦前刚刚过了95岁生日,这是我入住亦庄的第六个生日会,我已经由一个89岁的老人,快乐地度过了95岁大寿。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入住咱亦庄椿萱茂快5周年了。

记得2015年10月21日到公寓,当初并没有打算住多久,孩子们不同意,老战友更是激烈反对,说:“有儿有孙的,到老了竟然进了养老院,太不像话了。如果不想干脆到我们这来,我们给你养老送终。”

可是这一住就是5年,再也不想离开。



仔细想想,一来可以少给孩子们添麻烦,虽然他们很孝顺,但是毕竟都有自己的家务事,而且年岁都不小了,每次接我回家都不如在公寓里生活自在。二来,咱们这里的员工待老人如亲人。一口一个爷爷的叫着,大事小事为我想得周到,真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自己活得特别自在和快乐。

我入住时89岁,而今已经95岁了。记得我90岁那年,公寓里为我举办了隆重的90岁大寿,儿孙们四世同堂欢聚在公寓大厅里,单位领导也专门来祝寿,公寓里的老朋友们一个个向我祝贺,这个场景让我终身难忘。

这5年来,我深深地觉得亦庄的风气特别好,对待老人比儿孙还亲。凡事都为老人想,有事随叫随到。我有痛风的老毛病,有时候一犯病就走不了路,孩子们、朋友们都来关心我的情况。

尤其是疫情期间,张淑娜、崔院和员工们,放下小家日夜陪伴着爷爷奶奶们,还有的孩子为了长辈一再推迟婚期,更令人感动。

长辈之间相互帮助、互相鼓励,形成了一个和谐快活的大家庭。我虽然年岁大,但尽全力支持着公寓的工作,但凡节庆,我积极参加演出,唱歌、跳舞、走秀,样样不落下。

平日的活动我也是积极分子,画画、写字、做手工、学手机、做针线活,什么都乐意参加,从中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快乐。如今,家里儿孙常来看我,问这问那,其实这几年来,我已经把椿萱茂当成了自己的家,哪也不想去了。

我离不开这里的员工,更离不开相处纪念的老伙伴。


PART 03

疫情期间诞生的“金剪刀”

-讲述-

小韩爷爷

椿萱住龄:5年


在五楼居住的多为失智老人,能否顺利吃饭,成为他们享受人生的关键。五层护理员每日三餐都想方设法为他们能够吸收足够的营养保驾护航;不能主动就餐的,就一勺一勺的喂,保证足够的饭菜入口下肚。

对于那些不知吞咽、不会咀嚼的老人,则把各类饭菜用粉碎机打碎成粥,用勺喂,用大号针管喂;使得他们也能吃上营养全面的两碗。

吃饭过程需要一个小时,像一场战斗,喊着、哄着、吃着、拉着、拽着。不吃好不罢休,绝不凑合,决不放弃,老人的状态深得家属子女的称道。

我作为一个入住亦庄己经四年多的长辈,我和老伴处处得到员工们的体贴和照顾,总想为公寓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去年封闭期间,理发师进不了公寓,长辈们的理发成了公寓的难处,年关到了,总不能让大家蓬头垢面的过大年吧?于是我向院长说,我年轻时常给家人和朋友理发,你们能不能给我准备一套理发工具让我来试试!

于是从那回开始,给长辈和员工理发就成了我的一项经常性工作,而且是主动上门。



五层是失智长辈的护理楼层,我老伴就住在那里,有的老人不配合我,我就耐心说服,等他们气顺了再理,给他们理发还得特别细心,不能伤着他们。

有时理一个发,弄得我浑身是汗。但是看着理过发后他们清清爽爽的样子,再麻烦再累也值了!

我做了这么点不值一提的小事,院长却在全院联欢会上当众授予我”金剪刀"的称号,真让我受之有愧啊!而我的儿女们得知这一消息都伸出大拇指向我祝贺,说爸为咱家争了光。

最近公寓再次封闭,我这把“金剪刀”又有了用武之地,在过去的几天,我已经为几十位长辈理了发,让大家在新的一年有个新的面貌!


PART 04

一座圣诞小屋的七年变迁史

-讲述-

肖老师&陆老师

椿萱住龄:7年


入住亦庄老年公寓不知不觉中已经七年了。可以说我们俩人是亦庄椿萱茂全部历史的亲历者。

这里给我们留下了太多太多的记忆。而最让人们难忘的是我们在2015年圣诞节礼物一一《圣诞小屋》这座由我和朱恒谱共同设计策划,工程部能手杨龙军参加施工打造的这个中西合璧的小屋,在当时直到今天仍然是中外独一无二的建筑。



每到岁末年初它都会摆放在一层大厅最显著的位置,成为一个长辈员工及家属宾客们观赏的一大亮点。七年来在它前面合影留念的人无以数记。



当年的原作,小屋四壁和屋顶,是用饼干和糖稀蜂蜜粘贴的,再把面粉洒在屋顶上当雪花,很花工夫,但是外形远不似今天这样漂亮。

2016年第二次亮相,四壁就改用了仿砖壁纸,屋顶用棉絮,屋内还放上了彩灯,更像一座雪屋了…

到了2017年,它就更加新潮了,屋顶改用了雪白的蓬松棉,上面拉上了一闪一闪的彩灯,室内摆放上沙发坐椅和人物,小屋四周加上雪白的围栏,门口加放了圣诞树和圣诞鹿就更美了。

记得圣诞节那天,公寓专门为它的落成举行了隆重的剪彩仪式,长辈们分列两旁,院长和我们老俩口一道为小屋剪彩,并给我颁发了魯斑奖和荣誉证书,同时大厅里响起了圣诞歌曲,当时场面令我至今难忘…

2021年,我由于身体欠佳,圣诞小屋的建造主要由员工们来完成,这次更是花样百出,甚至在门口摆上了无轨电车,和会唱歌的电动圣诞老人…



圣诞联欢之夜,大家为小屋举行了一个全新的亮灯仪式,长辈和员工边唱边舞热闹非凡,院长和乐享大使王峰,还有扮做小天使的院长女儿小优优为长辈们戴上圣诞帽和圣诞发卡,大家纷纷在圣诞小屋前合影留念…其情其景让人心动。

七年的公寓生活,记忆点点滴滴,唯有圣诞小屋的故事,令我难以忘怀。

新的一年开始了,期盼着我们的祖国更加强大!亦庄的日子越过越好!愿员工和朋友们永远快乐安康!


后 记

年年岁岁,过的是日子,也是情谊。爷爷奶奶一辈子生命经验里装满了从容、感恩。你用心以待,他们便以诚相还。

平日里,总有人好奇,养老机构里都住着什么样的老人?是不是特别不容易,特别可怜?我们可以大大方方地告诉你:这里住着的都是被命运格外恩待的人。学识、经见、谦逊、热心——一辈子奋斗,他们活成了我们羡慕的样子。


特别鸣谢

吴志高


1934年出生在黑龙江省,1956年考取中国人民大学。1962年奉调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台广播部工作,先后任新闻·专题组记者、编辑、高级编辑、台播部副主任,1994年退休。1993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如今的吴爷爷,活跃在椿萱茂(北京亦庄)老年公寓,并担任宣传大使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