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登记 旅居报名
旅居报名
在线留言 返回顶部

椿萱茂严奶奶,归来时仍是少年

椿萱故事     2021/02/11     2358

须知少年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

今年已经86岁的严奶奶不仅思维敏捷,且语速很快,完全不像一个年迈的老人,说起她和老伴的故事,哪怕曾经给他带来一些烦恼的经历,也是以调侃的口吻娓娓道来。

春节前,我有幸在椿萱茂(北京北苑)老年公寓采访到了这位毕业于清华大学、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严奶奶,老人家一生经历堪称是传奇的一生。

 

01

历史的痛,出身不好

严奶奶,1935年出生在上海一个商人家庭,正是这个出身曾给她的前半生带来了诸多麻烦,父亲是经商的,恰好和戴笠的一个属下做过生意,提到戴笠,了解点历史的人都知道他是国民党的特务头子,于是从1966年那个特殊的年份开始,她的身份就变得特殊了起来。

在1966年之前,严奶奶的前途都是光明的。1951年,16岁的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石油储存与运输专业,此后这个专业被单独划出,成了中国石油大学的前身。历经十几年的磨练,她也因此成了一名研究石油储运的专家,曾以专业学科带头人的身份先后远赴新疆克拉玛依、黑龙江大庆油田驻扎为解决石油储运殚精竭虑,为祖国石油事业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因工作的原因,她个人的婚姻问题一直没有解决,也因为她这个特殊身份,感情之路也一直不顺,在遇到自己老伴之前也有过恋爱,但是未果。曾经她一度觉得自己此生必将孤独终老了。


02

这个后妈当的,绝对够格

1976年,唐山大地震,举国震惊。她的一位金姓同事在那场灾难中失去了妻子、失去了母亲,只留下两个孩子,两个孩子是在老母亲奋力保护下得以存活的。

即便是同事,之前也没什么交集,后来通过组织介绍,两人慢慢地熟悉了起来,于是就慢慢地有了感情。

1978年,严奶奶和金爷爷,确切地说是小严和老金(严奶奶从结婚时就这么称呼金爷爷)结婚了,并一起抚养金爷爷的两个女儿,此后严奶奶把自己全部的爱都给了孩子。

随着改革开放春天的到来,严奶奶一家的生活也是蒸蒸日上,自己的身份获得了平反,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人了,不用再“夹着尾巴”。中国石油大学博士生导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的头衔傍身,荣誉、地位都有了,所谓人生巅峰不过如此。

 

03

再坚强的人,也敌不过时间

然而,随时时间的流逝,纵使一生不羁放荡爱自由,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人,还是会老的,严奶奶一生跌宕起伏,什么大世面都见过,却搞不定患了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伴。

曾经也是高高在上的金爷爷,却因老年疾病变得不可理喻,经常摔东西、乱发脾气,年轻时候受到的种种不公平待遇,全都旧事重提,每天絮絮叨叨,严奶奶每天得独自面对。

他们的大女儿今年55岁了,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二女儿的工作同样非常繁忙,所以儿女们都无暇顾及严奶奶老两口。

于是严奶奶觉得自己不能给儿女们太多压力,经过多方对比,最终决定把老伴送到了椿萱茂,为了能和老伴每天见面,她本人也住了进来。

至今,两个人在椿萱茂(北京北苑)老年公寓住了两三年了,金爷爷的症状在医药、护理的综合措施管控下,得到了很好地改善,最重要的是严奶奶面对不受理性控制的老伴的时候,她不再是“一个人战斗”。

这里有完善的社交网络、丰富的日常生活,帮助老两口保持身心健康,她对这里的伙食也很满意,原来自己和老伴生活的时候,一周还得自己去买两次菜,在这里一天三餐都是根据老人适合的口味制作的,并且营养均衡。

严奶奶对这里的生活,以及椿萱茂的服务很满意,别的不图,就图俩字:省心。


写在文末

到了严奶奶的这个年纪,早就冷暖自知,看透了生命无常,也享受每一个平凡的日常,经历了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人生,所要的不过是一份心静。

严奶奶说她最近几年很喜欢的一部电影,是张艺谋导演的《归来》,她觉得自己的一生和影片中的人物有多少的相似度,或许我们一生都在准备出发、等待归来。愿我们历尽千帆,归来时仍是少年。

农历鼠年即将远去,我们迎来了牛年的春节,椿萱茂祝天下父母身体安康、老有所乐、老有所依,尽享太平盛世,安度一生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