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登记 旅居报名
旅居报名
在线留言 返回顶部

88岁老记者回忆|我和末代皇帝溥仪的两次人生交集

椿萱故事     2020/12/22     2334

前段时间,我们的老朋友,来自椿萱茂(北京亦庄)老年公寓的吴爷爷当了回直播网红,《故事分享会-采访末代皇帝溥仪的故事》获得了1.3万次观看,点赞量达到4254人。



吴爷爷的一生就像一部中国历史。童年时期在日伪帝国的统治里长大,大学时代赶上文革,上班之后一路经历改革开放、文化复兴...


我和溥仪打交道

爱新觉罗·溥仪,末代皇帝。吴志高爷爷,时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两个看起来丝毫没有瓜葛的人,却在国运的起伏里两度交集。

第一次是在吴爷爷出生那年,溥仪登基。第二次是溥仪接受吴爷爷采访的1964年,那年吴爷爷30岁,溥仪58岁。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民国二十三年,溥仪在“新京”南郊杏花村举行登基典礼,改国号“满洲国”为“大满洲帝国”,改称“皇帝”,改元“康德”。还兼任伪“满洲帝国”陆海空军大元帅、“满洲帝国”协和会名誉总裁。图为手握洋刀溥仪正照。


1959年,溥仪特赦释放。大概三年后的1964年春节,周恩来总理特别点名让采访溥仪。身为记者的吴爷爷接到了这个特殊任务。

说起这位皇帝,吴爷爷的内心不是个滋味。生在东北,长在东北的他心里想:溥仪当皇帝的那几年,我糟了那么多罪,吃了那么多苦,让我采访他?吴爷爷心里是抵触的。但作为工作任务,吴爷爷还是敲开了溥仪的大门。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第一次找他谈的时候是在办公室,溥仪显然有些拘谨。一身蓝灰色的中山装,看不出来什么皇帝的影子——这让之前还有些抵触情绪的吴爷爷有些意外。

交谈的时候,溥仪就像背书一样,聊天中吴爷爷意识到溥仪的紧张。如果是这样刻板的生平介绍还要什么采访呢?为了走进更真实的溥仪,吴爷爷提了个请求:我能去你家里看看吗?溥仪爽快的一口答应。

当时的溥仪居住在北京东观音寺的一个四合院里,院子里种了许多花花草草,还有一群胡同里的孩子,拿着木质的小手枪、宝剑,在一起打打闹闹。虽然曾经三宫六院,但这个年纪的溥仪仍是迥然一身,无儿无女。

大概是人生到了一个阶段后,总会返璞归真地回归家庭。溥仪格外喜欢孩子,只要他在家闲来无事的时候,就把孩子们招呼在一起,给大家分糖吃。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溥仪的爱人是当时朝阳医院的护士长,名叫李淑贤。也是组织上给介绍的。那会结婚还需要公民证和介绍信。那时,一张公民证对于溥仪来说,是一个百转千回的身份。

等到第一次聊完,第二次再见溥仪的时候,两个人显然熟络起来。吴爷爷也没客气,特别直接地说:原来,在我眼里啊,你就是个大汉奸。话题一出,溥仪倒也没生气,点头称是。而吴爷爷童年时候在日伪帝国统治下的那些故事便一股脑牵扯了出来。


那些伪满洲国的苦难日子

话说1945年,日本投降,我才知道我是中国人——吴爷爷这样说。

现在的年代,我们不曾体会过一个词叫:战战兢兢过日子。而在亡国的日子里,恐惧是一种如影随形的日常。

在当时的满洲国,日本人设立了各式各样的【罪名】:

老百姓吃不饱,想从乡下亲戚家弄点好吃的,这叫经济犯;

老百姓当中,你说自己是中国人,叫思想犯;

那时候正是二战时期,分轴心国阵营和同盟国阵营。作为轴心国的日本节节败退,但倘若中国老百姓说同盟国的好话也犯罪,这叫国事犯;

除了国际局势,日本人还要面对国内不断发起攻击的共产党,如果老百姓向着游击队、共产党说话,你叫政治犯。

这些七七八八的罪名,对于一个孩子而言,根本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为了不给家里带来灾难,吴爷爷的母亲只得叮嘱大一点的哥哥姐姐们:千万不能告诉弟弟,自己是中国人。童言无忌,一不留神就是杀身之祸。

“当时过的啊,实在是太难了”——吴爷爷这么说。

在满洲国里,严格划分了三等国民。第一等国民是日本人,他们在东北吃香的喝辣的;第二等公民是汉奸,也叫准日系,享受的是日本人一半的待遇,满洲国民一半的待遇;三等公民就是当时土生土长的满洲国的人。

三等公民吃的是什么呢?协和面,就是把橡树做成酒糟,和谷糠掺在一起。这种食物吃了以后涨肚、不消化、便秘...但不吃又饿。这种日子过了一年。

吴爷爷的一个姐姐当时就是被活生生饿死的,临走时她躺在妈妈的怀里,说了两个字:我饿...

据吴爷爷讲,当时的伪满洲国,上上下下充满了【日本统治】的色彩。

每天上课前要做三件事。第一个就是朝着东方大麻神——就是日本天皇的方向鞠躬;第二个是背诵国民训,按现在的话说就是【洗脑文】,教育你是日本人的奴隶;第三个则是背诵溥仪颁发的昭书。

那时候,小学共六个年级,前四年为初小,后两年为高小。高小的时候,孩子们就要学习日语、拼刺刀、枪术、还有产业体操——就是种蓖麻。之所以种蓖麻是因为当时正赶上日本弹尽粮绝之际,为了给飞机提供原油,每个学生都被分配了任务。

物资短缺的大背景之下,满洲国对于日本而言就是一个宝藏,不仅提供劳动力,还提供土地。大量【开拓团】——也就是日本移民被引入东北。在【开屯并村】的政策下,中国老百姓已经养熟的地顺其自然地被划拨给了开拓团。

时过境迁,当时的孩子已经成为88岁的长者,亲历那段亡国的日子,吴爷爷对日本人埋下了深深的恨意。但这种恨意也不是一杆子打死一船人,按吴爷爷的话说,日本老百姓对中国人并不是特别仇恨,而他们也是战争的牺牲品、受害人。

说到这里,吴爷爷讲起了另一个历史事件。

在二战后期,日本快投降的时候,造了很多零式战斗机。被召集起来的日本中学生组成【神风敢死队】。这些孩子受命驾机攻击美国海军军舰,但他们飞机油箱里的油只够单程飞行,说白了就是把飞机和人一起做成了人肉炸弹——去送死!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这是1945年参加冲绳战役的神风队员,平均年龄只有17岁~

神风敢死队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日本在中途岛失败后,为了抵御美国空军强大的优势,挽救其战败的局面,利用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按照“一人、一机、一弹换一舰”的要求,对美国舰艇编队、登陆部队及固定的集群目标实施的自杀式袭击的敢死队。

记得一次,吴爷爷曾经站在一户日本移民家庭的门外,目睹了日本父母送孩子去【神风敢死队】的一幕。

被送的孩子头上绑着象征着武士道精神的白布条。临行分别的场景也是凄凄惨惨戚戚,就连很多中国老百姓都说:这日本老百姓也是够苦的~

如今,历史虽然翻篇,但历史带给人们的创伤很难被时间磨平。那个年代的残酷、血腥、艰难是我们这些未曾经历的人想都想不到的。如果不是吴爷爷,我们可能也很少有机会这么近距离的感受历史。


关于吴志高爷爷

1934年出生在黑龙江省,1956年考取中国人民大学。1962年奉调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台广播部工作,先后任新闻·专题组记者、编辑、高级编辑、台播部副主任,1994年退休。1993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如今的吴爷爷,活跃在椿萱茂(北京亦庄)老年公寓里,俨然成为了一面旗帜。写书、画画、唱歌、吹口琴...爷爷的生活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可能性。倘若你听过爷爷唱歌,更会惊讶:这底气,分明是个年轻人~完全不能想象是位88岁的长者。


吴爷爷唱歌


每每看着吴爷爷活跃在各个舞台,我们总会忍不住想:有人说,能入住高端养老机构一定是有一些家底的人。其实,比起经济能力,这些爷爷奶奶们真正富有的是观念、思维、经历——即便八十多岁高龄,仍然保持着自己的独立、自主。

再次感谢吴爷爷,也衷心祝愿爷爷健康长寿~


吴爷爷故事分享会现场




今/日/推/荐


椿萱茂(北京亦庄)老年公寓


作为椿萱茂旗下首家旗舰店项目,椿萱茂(北京亦庄)老年公寓秉承“家的承诺”,集合乐享生活服务、科学膳食服务、椿萱管家服务、健康管理服务、生活照料服务、失智照护服务服务、医疗护理服务7大核心服务能力。目前入驻率高达96%以上,汇集教授、学者、医生、记者等高知高干人群。


本次活动由椿萱茂(北京亦庄)老年公寓张淑娜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