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登记 在线留言 返回顶部

因为热爱,所以不老!

椿萱故事     2020/07/21     1114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宝刀不老的长辈,

像我们熟知的钟南山、李兰娟院士。

长辈们耄耋之年老学院范的魅力大放异彩,从来没有输给青春。


在椿萱茂,有这样一位83岁的刘君德长辈,人称刘老。

刘老是人文地理学博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

也是一个对知识探索非常渴望和刻苦勇进的长辈。


————01————

刘君德先生新书

《我的地理人生2》新书线上发布会


7月18日上午,刘君德先生新书《我的地理人生2》发布会在椿萱茂·虹湾长者社区举办,

刘老的同事、学生及行业内的人士,通过网络共同参与此次新书发布活动。

会场上,主持人向大家介绍了这本128万字的辉煌巨作。

这本书是刘老退休后出版的第二本书,

书中一字一句都是刘老在山区、政区、社区领域学术研究观点的全面展示,

也是他地理人生学术思想的延续,

更是又一次对中国地理深化的学术研究与系统重构。

此次出版这本新书,并不是国家交给刘老的重大任务,

而是刘老发自内心想写点回忆,通过文字书籍来记录自己做过的事情,

希望这种做法和精神能够对学生、后辈甚至是社会有些影响。

而且地理专业也是刘老终身热爱的事业,他也想为中国地理做更多的事。


关于刘老的治学精神和这本新书的学术价值,

社会各界给出了极为走心的中肯评价:


舒庆|河南省副省长、河南省公安厅厅长

反复学习刘老师的发言,深为刘老师的高尚品德、卓越学术成就、为国奉献精神而深深感动。

师从老师三年,从思想境界、学术精神、工作作风、处事风格都得到了极大的升华,

发生了质的飞跃,成为我一生的宝贵财富。


陆大道|中科院院士,唯一人文地理学院士

真乃是宏篇巨著,学科之宝贝!


杜德斌教授|著名学者、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这本书太好了!山区、政区、社区,主题清晰,内容丰富,

是真正的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的震撼之作,值得后辈珍藏和认真研读!


陶志良先生|市民政局退休干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

但一辈子的大部时间来做地理理论和实践,并且硕果累累者,恐举国寥寥无几。

祝贺刘老师《我的地理人生2》出版,恭贺刘老师的圆满人生!”


北宋大学者张载说: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是世代知识分子的使命。也是刘老治学六十多年所践行的使命。

活动结尾,刘教授的学生上台接受了他的赠书,同时将一幅真情对联送给刘老。


————02————

刘老的“不老”

以及和椿萱茂的“不解之缘”


说起来,刘教授已入住椿萱茂·虹湾长者社区两年,

他和椿萱茂有着很深的缘分,这里的每一位都是刘老的朋友。


按刘老的话说:

“住在这里(虹湾),这么好的环境,管吃管住,我就有更多精力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每天也会坚持散步,每天走个6、7000步,

不能每天坐在那里工作,要保持适当的运动”。


关于选择入住养老机构,很多长辈还是持存疑态度,

总觉得养老机构里没有希望、没有自由。

而且很多长辈还有“离不了家”的问题,所以将入住养老机构看作为不得已的选择。


相比于这类长辈,刘老的观念很是超前。

从开始选择入住到椿萱茂,刘老就觉得做了一个无比正确的选择。


椿萱茂帮助刘老解决了一切生活琐事,

他在这里不仅生活得很温馨、幸福之外,有了更多的时间兼顾自己的事业。

刘老日常工作


可以看见的是,虽然年过八旬,刘老却是宝刀不老,

“想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是他时常挂在嘴边的话。


其实,自从2007年退休,刘老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自己的工作,

无论是调研还是写书,他对工作的执着与热爱已经融入生命,早已超越了“退不退休”这个硬指标。

回忆起来,《我的地理人生》第一部既是一本专业研究,也是一本个人回忆录。


人生若有热爱,便有持续的永动力。

无论你是二十岁还是八十岁,生命本质的喜悦都是一样的。


而这种热爱培养出的职业习惯也会渗透在生活的细枝末节里。

用刘老的话说:“我是一个耿直的人,看到一些问题一定会提出来”。


比如,刘老有个习惯就是在花园遛弯,

每每看到有些地方有破损,有枯枝败叶,

他总会向虹湾的小伙伴提出自己的建议。

而虹湾的小伙伴们也总会在第一时间给予回应,无论是环境修复还是设施的修补和更新。


虽然,大家彼此之间从未有过“任务书”,

但视长辈提出的问题为最大的问题,已经是虹湾的一种习惯。

而每每看到自己提出的问题在最短的时间内被解决,刘老也是欣慰的。

以至于在和自己的学生沟通的时候,经常毫不吝啬对椿萱茂的赞美:

看过许多养老机构,椿萱茂的理念很先进,管理规范有序,员工素养也好。


除了做好生活小助手的角色,

在刘老工作时,虹湾的小伙伴也是他的工作好助理。


作为中国行政区划研究中心创始人,曾任职26年的老主任,

刘老一生都致力于山区、政区、社区三个领域的研究工作。

现在虽然退休,但不乏学生们常来探望,探望之余,有时还会研究专业学术问题,

又或者会议论某些重大热点问题,比如新冠疫情等。

只要有时间,弟子们经常会来虹湾切磋交流。

此时,椿萱茂·虹湾长者社区的小伙伴就变成了刘老的“打理师”,

帮助刘老安排学生们的就餐等系列服务...

或许也正是这份支持,让刘老省心不少,踏实不少。


不仅在上海,即便出门在外,

椿萱茂依然是刘老最坚强的后盾。


今年年初,去天津看望儿子的刘老被安排暂时入住椿萱茂·璟湾长者社区,

本来计划就住十来天,但疫情突袭,刘老被滞留在璟湾长达107天。


在这期间,外边疫情汹涌,椿萱茂·璟湾长者社区内却很安全。

刘老在这里,椿萱茂护他安全,同时还为刘老创造了良好的工作环境。


这篇发布在澎湃新闻上的文章《从“新肺”疫情看国家治理现代化》

就是在落脚椿萱茂·璟湾长者社区后,在封闭的107天期间内完成的作品。


回忆起那段日子,刘老并没有因为疫情而恐慌,

而是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冷静分析了此次疫情,系统地总结了对疫情的看法与建议。


而一向好交流的刘老在天津还结交了几位交心交肺的好朋友,

可谓结下了一段特别的“椿萱缘”。


写/在/文/末


罗曼·罗兰曾这样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

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同样地,我们欣赏的是那些虽然唱着光阴的故事,却背负着理想勇敢向前的人。


感谢刘老,让我们看见了一代治学之士的人格魅力。

而椿萱茂的存在,也是为长者创造健康、快乐、安心、有尊严的生活,

让他们可以更从容、更踏实的去生活,去追求自己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