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登记 在线留言 返回顶部

在爱的记忆中前行——“首届北京失智老人照护服务与管理论文大赛”获奖作品选登

失智前沿     2018/11/14     1047

  在椿萱茂失智照护团队,你会发现有这样一群天使:每天,他们用亲切的微笑和热情的问候迎接每一位长辈;每天,他们积极面对各种问题并竭尽全力去解决;每天,他们都会做最好地聆听着并诚挚地与长辈交流……他们,是椿萱茂众多工作人员的普通一员;他们,是椿萱茂最可爱的人。本期,小编继续刊载“首届北京失智老人照护服务与管理论文大赛”获奖作品,近距离认识真实的失智照护工作,感受他们的艰辛、勇气和喜悦。

  梦魇

  作者:覃定芳

  2017年2月9日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可怕而又真实的梦。

  这天下午我像往常一样进行查房,当走进一位失智长辈的房间时我闻到一股尿味,我判断长辈是尿失禁了,便把她带到卫生间打算为她换裤子。起初长辈很配合地坐在马桶上,我也成功地为长辈脱下了一只裤腿,可是当我要进行下一个动作时,长辈突然发火地踹了我一脚,并骂着脏话。我以为是哪个动作让她感到了不舒适,一边道歉转移她的注意力一边继续脱另一只裤腿。但是长辈似乎不太买我的账,狠狠地踹了第二脚。我承认我被踹疼了,我承认我放弃了,于是我来到床边按下了呼叫铃,准备叫小伙伴来帮帮我——因为这位长辈的情绪不稳定,或许我让她生气了,所以换个人换个面孔或许有用。就在不经意的一个转身,毫无防备的我被长辈狠狠地推倒在床上,梦开始了……

  69公斤的身躯压在我的身上,束缚了我的全身,她不停的用牙来咬我,咬我的额头,用手来掐我,那一刻我感觉世界都灰暗了。我拼命的想推开她,想挤出最后的力气喊救命,或许老天听见了我的求救——事后询问同事,原来我按铃后他们本想在呼救器里询问我需要什么帮助,却不曾想到传来了救命声。我的同伴及时赶来带走了长辈,留下了一屋的凌乱和我那颗害怕的心。我强忍着疼痛和眼泪在同伴的帮助下进行了简单的消毒,并在贴心的领导的陪同下去了医院。

  在医院,医生建议打破伤风针,以防感染。打针前先做了皮试,在曾经的想象中,我以为皮试就像打针一样,只疼一下。可是当针刺穿进皮肤的一瞬间,所有的痛楚和委屈倾注而出,我哭了,哭的那么无力。没有了坚强的外衣,没有了身为养老护理员应承担的责任,没有了我对失智照护的决心,那一刻我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害怕打针害怕痛的孩子。做完皮试接下来就是等待,半个小时的时间对我而言是漫长的。因为人一旦安静下来,思绪就会不停的跳跃,那个可怕的画面一次又一次的出现,一次又一次的击溃我内心坚强的防线。在那半个小时里,我不止一次的想要放弃,放弃这条自己选择的路,各种情绪五味杂陈。

  回到宿舍,面对镜子里那个眼睛红红、额头上布满参差不齐伤痕、手臂满是淤青的我,眼泪又止不住了。曾几何时,我以自己是一名养老人为豪,然而此时我却怀疑了自己的选择。都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为何我偏偏选择这一行,这个会让自己受伤的行业。思绪翻涌着,也许是血缘的奇妙感应,妈妈打来了电话。那一刻,我矛盾极了,我不敢接她的电话,我怕她听到了我的抽泣声而为我担心;可我又是那么想接听妈妈的电话,我想像孩子一样扑进妈妈温暖的怀中,拥抱着她倾诉我的委屈。最终,我挂掉了妈妈的电话,擦干了眼泪,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妈妈,我在上班,不方便接电话。我都挺好的,您放心吧。

  从小,我是一个坚强的孩子,可是在发送短信后,我又忍不住哭了。在哭泣中,我很快就睡着了。

  2017年2月10日,梦醒了,疼痛还在,但我还是选择坚守在这份岗位,做一名让自己自豪的青春养老人。

  我想文章写到这里肯定有很多人想问,是什么让我还坚持在这个岗位上,有时我也这样问自己这个问题。反观我身边的朋友,她们个个都有光鲜的工作——教师、会计、护士,而我只是一个养老护理员,一个目前在大多数人眼中不太“体面”的职业,但我不在乎,我很坚信自己的选择。很多人说,养老行业是一个朝阳产业;但我认为,走在养老这条路上,最重要的是因为“爱”,爱我工作的环境,爱我对职业选择的初心,爱这群可爱的失智长辈。

  当有一天,你照顾的失智长辈们对你嘘寒问暖时为你整理衣角时,当你疲惫拥你入怀时,你便能理解我坚持的意义何在。